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资深律师,专注金融证券、股票发行、反垄断反倾销、知识产权、房地产、公益等法律事务,伸张正义,解疑答惑。欢迎探讨热点问题,人身攻击、侮辱等将作为证据追究法律责任,侮辱罪3年以下有期徒刑 www.zhongguolvshi.org

网易考拉推荐

邱兴华,杀人犯何时和“精神病”扯上关系了?   

2006-12-29 14:3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西高院对“邱兴华”案件的果断判决表现了司法独立的重要性,排除了一少部分人借“邱兴华可能患精神病”制造舆论影响司法公正可能。一些人希望借“邱兴华”案件来主张中国“死刑制度”的废除,抛出“邱兴华”有精神病的观点。甚至发公开信,制造舆论。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现实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以及西方刑罚制度的情况分析来看,目前在中国谈论“死刑制度”的废除是不理智的。在废除死刑论调被众人驳斥后,有人继而又抛出了建立专门的“死刑犯精神病”司法鉴定制度。从废除死刑到死刑犯精神病论似乎是在讲“人权”,其核心目的是为犯罪分子辩护和开脱。为什么不站在不被犯罪分子杀害和伤害的人员立场来考虑受害人的人权呢?

邱兴华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做了什么?而且邱兴华对自己行为的性质和法律后果是非常清楚。甚至邱兴华身上还有狭隘的“好汉做事好汉当”的豪侠气概。他也知道他的行为可以作为一个反面的教材教育后人。我们有什么依据推测邱兴华有精神病呢?难道就是主观的臆断吗?所有的杀人犯岂不都可以这样推测呢? 那么死者的生命权又如何解释呢?家属受伤的心灵和以告慰? 原始的家族复仇模式是血腥杀戮绵延不断,而法律上死刑制度的确立才很好的控制了这种个人家族复仇模式的重演。我们在谈论一种观点时要考虑它的另一方面,那就是负面作用。

 

一些法律人士置邱兴华头脑清醒客观事实于不顾,一味的鼓吹邱兴华有病,到底是意欲何为?邱兴华不死真就那么重要?邱兴华的表现和事实证据表明他有病吗?非要给一个人莫须有的“精神病”不可?讲法治和人权也不是在此时。陕西高院的判决结束了一些法律人士“邱兴华可能患精神病”的猜想。国家规定了精神病人和未成年人以及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这一法律制度是出于人道的考虑,而不是法律必然的选择。法律制度的设立也不是专门为了不法之徒寻找法律的可乘之机,绝不容许犯罪分子钻法律空子逃避法律惩罚。

法律上说的精神病人,必须有充分足够的事实证据表明。否则不能轻易的谈论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精神病论”。我们不能靠假设来设立一项法律制度。而法律制度是为多数人利益来考虑的,不是为维护少数违法者设立的。我们看到黑社会犯罪组织杀人无数,难道我们在法律惩罚程序中,要找一万个理由来说明这些人有病吗?石悦军、邱兴华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徒,我们非要给他找到精神病的证据吗?法律是维护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一些专家提出法律上要设立死刑犯罪一道必须的精神病鉴定程序,这完全是没有必要。一是现有的刑事诉讼法已经明确了关于犯罪分子精神病鉴定的程序规定。而且是对所有违法犯罪分子的。二精神病鉴定程序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加重了正义的成本和负担。三给所有死刑犯进行精神病鉴定是一个依靠个别怀疑来推定全部的认识论,这犯了逻辑上的错误。实事求是地给有精神病可能的犯罪分子司法鉴定,这是科学的态度,也是负责任的态度。这个精神病鉴定的条件就是有大量的现实证据表明犯罪分子有精神病的可能。

死刑是一种很文明的社会治理措施。我们可以看出今年的震惊全国的恶性杀人案件,都是由于生活琐事引发的。如果容忍杀人者不死,那么势必造成原始家族复仇模式重演!不要用西方的“人权”来衡量中国的文明。我们认为西方的很多情况不讲人权,西方的不文明已经是震惊世界,举世闻名的!如华人在海外普遍被西方国家所歧视,美国等入侵伊拉克,美国的“虐囚”和“秘密监狱”事件等。在法律上过分的强调国际接轨是一种有辱国家主权的行为。尊重事实,不要无事生非的做出杀人犯有病的幻想结论。

自从西方民主制度建立以来,以“人权”“自由”“平等”为法治口号的西方国家,一直试图把个人权利极端化。死刑的存废之争是西方国家法学家几个世纪的争论。有些国家曾家废除过,但是不久又恢复了。有些国家虽然废除了死刑。但是对一个犯罪者判处终身监禁,或者数百年的刑罚,实际上是对犯罪者也是极不人权,尊重的。终身监禁和数百年的牢狱之灾对犯罪者来说精神上的折磨和痛苦比死刑的痛苦要大得多。这也许就是世界上多数国家坚持死刑的理由之一吧。

在漫长的历史文化演绎中,我们国家形成了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和奴隶主专政统治制度。原始的家族式血腥的连环复仇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比较深厚。封建法律制度死刑的确立有效的缓解了这种家族血腥复仇模式。历史上“越王勾践”和三国时期的刘备的“东吴大报仇”都是有名的国王血腥复仇事件。而封建王朝更替中先朝后裔或部属对抗新政权的斗争都是持续很久的血腥复仇。国家是这样,民众也是这样。中国革命的胜利无不是全体民众“同仇敌忾”一直对抗侵略者的团结一致所取得的胜利。文学中武侠小说的流行,几乎都是家族复仇的杀戮和争斗。这些充分说明了在我们国家的文化传统上,家族血腥复仇的历史渊源久远。法律上死刑的存在能够使杀人者得到应有的惩罚,避免了家族复仇的无休止延续。如果废除死刑,家族复仇模式势必重演,因为杀人者判不了死刑。

而西方就不同了。西方没有我们的历史这么久远,多是移民组建的国家。民族文化上、多是相互间利益的协调和平衡。法律上多数没有形成统一的法典,判例法成为习惯。宣扬个人利益和个性是移民的本性造成的。因而西方文化中个人利己主义和利益交换思想比较浓重。人与人之间的亲情淡了许多,家族血腥复仇很难发展和持续很久。这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因而西方国家在资产阶级当政时,宣扬“人权”和个人主义。有些国家取消了死刑制度,但是建立了毫无意义的终身监禁和百年囚禁刑罚法律制度。

一些“专家”不能站在客观的立场说话。一味的不顾事实的鼓吹杀人者的人权和杀人犯的“精神病”。这是对“死者”和死者家属人权的最大的践踏和不尊重! 就算要讨论死刑也不是在此时。在共产主义社会犯罪较少,连警察和监狱都没了,肯定不存在死刑和杀人了。那是理想社会,也许不可能。但是死刑的废除必须以社会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为基本条件。社会差距较小。违法犯罪行为尤其是恶性犯罪很少的情况下,才可能实现死刑的废除。否则操之过急,欲速则不到,将造成社会秩序的极大混乱。

如果邱兴华不死那将是司法对10名被害人的人权践踏,是正义的失败。我们在讨论杀人犯人权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到被他“杀死者”的人权,和死者家属的人权以及被抚养人的生存权、发展权。我们不能轻松的要求杀人犯的人权保护。而置“死者”的人权以及家属的人权于不顾。法学家的责任要设身处地的站在事发地周围群众和社会普通民众的立场来考虑问题,而不是自我的价值判断和主观臆断。我们不认为“唐僧的菩萨心肠”能阻止邪恶者不再杀人、抢劫、强奸等犯罪。否则我们只需要发善心就行了,不需要法律了。

我们承认对少数犯罪者的教育改造作用,但是这种作用还不是彻底的。有相当数量的犯罪者就是累犯。死刑的存在既是对死者家属的心理安慰和平衡,也是震慑犯罪和教育民众的根本需要。更是法律上权利义务一致原则的实际体现。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权,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尤其是在我国现阶段,社会利益矛盾多元化。各种恶性犯罪比较严重的条件下,严厉的打击恶性违法犯罪活动,是创建良好社会秩序,保证公民人权的根本措施。邱兴华、石悦军犯罪事实告诉我们,废除死刑制度轻言不得。

 

 

以下是新华网队邱兴华的独家采访:

  附《新华网 》记者 丁静、聂晓阳 《独家访问:与“杀人恶魔”邱兴华对话实录》 

  “12月8日陕西“杀人恶魔”邱兴华案件二审开庭。一夜之间残杀10人不留活口,又在第二天从容移尸的邱兴华是怎么变成“恶魔”的?记者通过一审前后对邱兴华的采访整理出与他的对话实录,希望能为研究人士提供参考。

    问:当晚道观里和你有过节的就是一两个人,你为什么杀那么多人?

    邱兴华:当晚我杀熊万成之前把其他人的房门都打开了,这样他们听到我杀人的声音就可以跑掉,但是他们一个都没有跑,听到声音的人起来和我搏斗,那个小孩我本想放他一条生路,但他和我搏斗,我只有把他也杀了。(按:邱兴华的这个说法不能得到办案民警的认可。据介绍,当晚邱兴华杀人速度非常快,总共时间可能30分钟左右。他把人杀死之后也许感到害怕,到铁瓦殿外去透气。他回来时发现那个孩子和他爸爸没有死,他们爬到了门口,邱兴华又拿起一只木棒将他们打死。)

    问:别人认为你心理素质很好,杀人很冷静,但我认为你心理承受能力很差,你怎么看?

    邱兴华(脸变得通红):我杀了人再做狼狈不堪的样子会影响我的形象,所以要杀就狠一点。我不想杀了那个12岁的孩子,杀他的时候我哭了,因为我的儿子和他年纪差不多。

    问:在审判中,人们看到你甚至会露出笑容,你怎么解释你的笑呢?后来,你在拿走庙主的钱后,还在一个硬皮日记本上把钱的面额分别作了记录,将笔记本放在庙上正殿南面的矮墙上。你为什么这么做?

    邱兴华:我是笑过。笑是因为熊万成死在我的刀下罪有应得。我在法庭上看到死了的熊万成被我砍的那个样子的照片,觉得很欣慰,直到现在我还觉得高兴。我看到熊万成肝脏被挖出来,感到高兴。但其他的人还是不该杀。写借条是因为这是功德款,所以我要记个帐,我不能胡拿人家的钱。但骗来的钱我也可以拿来用。这个庙我还要烧了,他们不能再拿这个当招牌,不能再骗别人。

    问:一审判了死刑你有没有思想准备?

    邱兴华:对死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怕。受害人认为我冷血,我不承认我是一个冷血动物。我给别人、社会、包括我自己带来了不可用语言表达的痛苦,但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我现在只有让大家把我作为反面教材。我要告诉人们有什么事情向上反映,并且自强不息。 ”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